:我不是京城四少现在互联网充斥语言暴力谭飞对

  

:我不是京城四少现在互联网充斥语言暴力谭飞对话汪小菲

  谭飞:那你跟女儿的这种感情,是不是到了比如你要出个差,有时候女儿就会特别的舍不得,因为女儿对爸爸真的是很依靠。爸爸对女儿也是那种感受吗?

  谭飞:所以你其实对于京城四少这个词,你觉得你不认为你是京城四少,而且你认为这个词在你来说不是一个褒义词,是吧?

  对,这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名头,你怎么看待这么一个title,因为确实也是说起来有点民国时代的感受。

  汪小菲:现在她长大点了,就是五岁了,她有自己的老师啦,自己喜欢的玩具啦,我就好一点。小时候一岁半两岁的时候, 本来我机票都订好了,大家出去晒晒太阳抱了一半,我就不走了,把票就给退了。

  汪小菲:不,我不知道其他人,除了一位朋友我比较认识以外,其他都不认识。但是我觉得也反映一种社会现象,现在互联网的语言就给你起一个比如什么单身狗,什么大龄剩女,这种可能已经过时了的这种语言,这也是一种语言暴力,怎么这单身就成狗了?我觉得这人能当狗比较吗?单身怎么了?

  汪小菲:没有,民国时代那是一个褒义词,我觉得褒义词,那个是非常正面的。人家那些才华和他们的本身的魅力,最起码我肯定是没法和人比的,我的贡献还太少了。可能跟当时做兰会所有关系,每天刚才您说的各种发布会,又张罗奥运会,基本上每天都是迎来送往的,大概一天有七八百个客人,所以可能认识的人也多,再加上那个地方设计本身就是比较享乐主义的,那种比较浮夸,很有这个纽约范儿的那种感觉。当时也没有总经理,也是我自己当总经理迎来送往,大家觉得我可能每天过着特别奢华的日子,其实没有,我从来不在店里自己吃饭的,跟员工吃员工餐,饿的不行了,做点东西在办公室自己吃。现在也是,在酒店从来没有说自己开个小灶,弄个大牛排吃,很少。

  谭飞:现在问问你有没有包袱,就是说从打造自己的商业事业转移变成了奶爸、老公,你现在也算娱乐圈的一份子了,站在了大众面前,这个转变对你来说,思想上有没有这种转型包袱?

  汪小菲:对,没有逼着她非要学什么双语、学特长,我倒没有。就让她尽量去做手工,多去玩一玩,享受童年的这些乐趣,所以我就抽出很多时间来。比如她去幼儿园了,我就大概十点钟在酒店开例会,在那每天都有咱们大陆来的朋友,张罗张罗,跟当地的旅行社弄一弄,把我们酒店的SOP,员工KPI给制定出来,为了以后再开第二家、第三家做准备。

  汪小菲:对,但单身怎么了?就是女的,怎么我为什么叫剩女,我觉得圣洁的圣可以。我觉得很多时候非得给你去加一个title,然后让你必须要认可他,成为别人调侃的这种群体,他不是代表个人,而是一个群体。我觉得,这反映了大家对一些现象、一些的不了解的东西的一种误解。

  汪小菲:细节,还有你自己的东西,你自己的价值观,你想打造的东西,你自己不去做,第一,别人不能了解,第二,又不会像你这样全身心投入进去。所以我就想,这两年确实没什么时间百分之百地去盯紧一个企业,那我就一边看着,一边学着,把孩子带好了。在过程中也找到了一些投资机会,其实我参与了不少投资。最近这几年都是朋友,以前特别好的朋友,或者是后来的同学,互相了解了以后,投了一点公司,回报还不错,挣点奶粉钱。让自己找到一个机会,在台北也开了一个酒店,还是属于回到以前的老本行。

  汪小菲:现在孩子长大了,我女儿快五岁了,就不需要每天这么去看,她毕竟上幼儿园了。早上九点钟去,下午四点回来,回来后,还找了个台湾的拼布老师,给她做很多儿童智力开发的这种游戏。

  汪小菲:也不算转型,没有刻意安排,我觉得不同的时间段。就过不同的日子,现在小孩又小,确实没空满处跑,而且我觉得以前做餐饮的时候,不管任何事情,你自己创办东西,只要你自己不盯着,我觉得肯定成功不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